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上海徐家汇地图 >> 正文

【菊韵】秋叶飘飘(中篇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几场秋雨过后,一树树绿叶便被秋风染黄了一大半,那一片片黄叶,又被秋风吹落,飘飘摇摇地四散飘落开去。

久久站在狱室铁窗前的史湘玉,痴痴地瞅着那一片片飘落的黄叶,不知道它们将飘向何方,却看见几只蓝翅红顶肚皮雪白的鸟儿,穿过纷纷飘洒的落叶,向蓝天的远处飞去。

她不知道那几只鸟儿将要飞向何处,更不知道她的起起落落的人生,这又一次的急转弯,又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命运?

她将要和一个比她小十几岁的男人,在监狱里举行婚礼,而这个男人正是她曾经坚决拒之于千里之外的一个男人。

这已经是她的第三次婚礼,第一次婚礼,是和她的大学同学,号称校园诗人的赵兴国,第二次婚礼,是和一个比她大二十几岁的老男人,一个恋了她二十几年的老军人。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了这一切。这一切的一切。

这一切的一切 ,应该是从二十几年前,她一迈入大学校门就开始了的。

天生丽质青纯秀美的史湘玉,一走进大学校门,就引来了无数双眼珠的注目,大学校园艺术节上跳的一支独舞《梦》,更是迷醉了本校外校一大溜男生,甚至于连社会上的一些知名人士,在看了她的独舞之后,也为她婀娜的舞姿和秀丽的容颜所倾倒。校内校外,追求者如云,求爱信每天都像雪片一样向她飞来。

追求者如云的校内男生中,最抢眼最有竞争力也最有希望获得史湘玉芳心的两个人,一个是学生总会的一名副主席,管理系的学生李勇,他的老爸是一位老革命,省军区一位副司令员,而李勇本人,更是一位风度翩翩风流倜傥的帅哥,一直是校内众多女生追逐的目标。另一个是学生总会的宣传部长,金融系的学生赵兴国,虽然他的父亲是县城首富县里的政协副主席,但是,与李勇的家庭背景相比,那就只是小巫见大巫,不能同日而语了,然而,他发表在校报上的十几首诗词,有几首被一家诗刊选用,列入青年新秀诗人行列,使他一下子名气菲然,被誉为校园诗人,也成了众多女生青睐的青年才俊。

李勇几乎每天都要给史湘玉发去一封求爱信,并扬言这个世界上他只爱史湘玉一个人,史湘玉也只属于他一个人。

赵兴国也每天都要给史湘玉发去一首爱情诗,也扬言势在必得,但是他发现,他所有的优势加起来,也不见得能敌过那位副司令员的公子,没有战胜对手的绝胜条件。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他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句名言,他不记得这句名言是哪里来的,但是他一下子得到启发,没有战胜他的条件,我不可以创造战胜他的条件吗?

从他捣腾木材发家致富的老爸身上继承下来的聪明才智。一瞬间从他身体里迸发出来了,一个念头,闪现出一个妙计,于是就去找了一家专业公司,请他们运用独特的技术手段,实施他的良谋。

偷拍抢拍抓拍几副照片,制作几段视频,对于这家公司来说,自然是轻车熟路,赵兴国出价不菲,所以,照片和视频,赵兴国很快就拿到了手,那位风流公子李勇和几个不同女人亲热的照片,情景真实可见。还有李勇和两位女士在小车里作爱的视频全过程,更是活灵活现。

史湘玉收到赵兴国通过一个陌生手机号发到她手机上的这些照片和视频,一时间傻住了。她直盯盯地盯住那些照片和视频,直觉得浑身在不停地颤抖,一种被欺骗被羞辱的感觉,击穿了她的心口窝,眼泪唰唰地流淌下来,她从被子底下取出李勇写给她的几十封情书,一边恨恨地骂着:流氓!无耻!一封封撕得粉碎,又恨恨地全都扔进了下水道。

然而,得知这一信息的赵兴国。并没有欣喜若狂,他清醒地知道,这才是走向胜利的第一步,要想获得全胜,还需彻底俘获美女的芳心。

史湘玉有一个习惯,吃完晚饭,不直接回宿舍或教室,而是喜欢绕进校园东边的小树林里,沿着弯弯曲曲的林中小路散步,一边轻声哼着小曲一边听着鸟鸣,很觉惬意。这天上食堂吃完晚饭,又是一个人绕到校园东边那片僻静的小树林里,沿着林中小路散步,一边哼着她最喜欢的邓丽君的一首歌曲《何日君再来》,突然从身后驶过来一个滑滑板的男人,那男人脚登一双滑板,急速地冲她撞了过来,史湘玉来不及躲闪,被那男人猛地撞击了一下,噗嗤一下跌倒在小路边上的一块石头上,小腿划破了一道口子,流出了鲜血,她赶紧用手帕包裹住伤口,想站起来,使了很大劲也没能站起来,右脚脖子生疼,好像是崴了脚脖子,一动就钻心的疼。怎么站也站不起来了。

这时只见一个高个子男生,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看见史湘玉坐在地上起不来,关切地说:史湘玉,你怎么跌倒了?脚崴了吧。我送你上卫生所吧。说着蹲下身不由分说就把史湘玉背到背上,甩开大步腾腾就往校卫生所跑。在卫生所处理完,又背着史湘玉回到她的宿舍,并从这天开始,不叫史湘玉上食堂吃饭,给她叫了外卖,每顿饭都在宿舍吃,史湘玉怎么推托也推托不掉,赵兴国又上药店买回了专治脚伤的膏药,每天搬着史湘玉的脚给她换药。照顾得无微不至。史湘玉躲不开,只好任赵兴国摆弄了。

赵兴国才终于获得了全胜,战胜了所有对手,独占花魁,把众人迷醉而不得的校花,揽进自己怀抱,一毕业便作了新郎。

赵兴国是学生中入党最早的学生,那是他一入学,捣腾木材成为县城首富的父亲,就打听到他辅导员的岳母信佛,就给辅导员的岳母送了一尊观世音的佛像(实际上只是在外表渡了一层金)。待到他毕业分配的时候,那位导员已升任学工部副部长,主管分配工作。他父亲又通过关系打听到,省政府机关,要向学校要几名优秀学生充实机关,当然必需是党员。就又到副部长家串了个串门,表示愿意资助其女儿出国留学。关系也就更加亲密了,赵兴国也就顺利地被推荐上去了,如愿以偿地分配到了省政府办公厅,当了一名人人羡慕的高级职员。

谁都知道,进入这样高级别的省政府机关工作,前程自然是无可限量的。果然,赵兴国只用了六年时间,便已升至副处级调研员了。副处级,要是拿到县城里,那可就是县委副书记或副县长级别的大领导了。据说在县城,要想熬到副处级,副县长级,勤勤肯肯工作三十年,还得有机遇,还是极少数特别走运的幸运儿。而大多数,能熬到一个副局长,副科级,也就算到头了。

然而,赵兴国心里却很是忿忿不平,与他同年进入办公厅的一个大学生,能力不比他强,业绩不比他突出,一年前就已经任了一个处的实质副处长了,据说还要送他到省委党校青年学员斑学习深造,从党校出来,就很可能是哪个厅局的副厅局长了。而他却至今连个实际职务也没任上,还是个大职员,他又怎么能不心怀不满心急如焚?

分配到省建设银行工作的妻子史湘玉,见丈夫这些日子总是闷闷不乐,只是因为升迁不顺,就总是好言相劝说:兴国,别那么小心眼。用你的话说,你都已经坐到县委副书记副县长的位置上了,相当于一方的父母官了。任不任实职,也只是早晚的事。至于能不能被推荐上党校学习深造,只要你工作干得好,领导上总会考虑的。

听了妻子史湘玉的话,赵兴国禁不住连连摇头,心里说:都大学毕业六年多了,天真幼稚得还跟个女大学生似的。就忍不住说:湘玉,你咋还那么幼稚!工作干的好,就能提升吗?没有背景,没有上层关系,你休想。那个人为什么能被推荐上党校?他老婆的舅舅,半年前,从外省交流到咱们省,任省委组织部第一副部长。你明白了吧。组织部第一副部长。老部长明年就退休。

史湘玉却还是没有十分地明白,难道升个职,还得有一个副部长的舅舅吗?就又劝说道:兴国,你也别老想有个什么舅舅,咱们老老实实踏踏实实干工作,领导总会看在眼里的了。

赵兴国知道跟自己这位天真烂漫得依然像个小姑娘似的妻子,说不到一块去。也就不想再争论了。

然而,正是在这苦闷彷徨的时候,昔日的导员,现在大学里的机关党委书记,给他打来一个电话,约他周日到老茶馆去喝茶。那个老茶馆可是个百年老字号的茶馆,当年他的父亲就曾约导员到这家老茶馆喝过茶,并把一张资助导员女儿留学的银行卡,当面送给了导员。

两人在老茶馆的一个雅座上落座,导员就开门见山地说:兴国,上回咱俩喝茶,你说有一个女人的眼睛,一直令你惊诧又难忘,是在春节联欢会上认识的。你是跟那位女士跳了一支舞,是吧?你说那个女人的眼睛里像是有一个无形的勾子,几眼就能把一个男人的魂勾走。你当时只盯了一眼,心口窝就突突直跳。

是。我自己也觉得挺奇怪。赵兴国回忆似地说,只是跳了一支舞,没说上几句话。也没问她是哪个单位的。就老是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

赵兴国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她是省军区副司令员的千金,去年才从美国回来。她的老舅,就是你的最高领导,省政府秘书长。

啊!赵兴国张大了嘴巴,她,她,她……

她的奶奶跟我老岳母,还是一个村子的,沾点屯亲儿。跟我老婆也挺熟,前两天她约我老婆出去喝咖啡,说她在春节联欢晚会上遇见了一个男人,很是心动。她结过三次婚,都没能进行到底。导员继续说,所以她跟我老婆说,这一回她一定要找一个能同她进行到底的男人。后来她知道了我当过你的导员,关系还不错。想跟我老婆进一步了解了解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老婆当时就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心里说,看来她是对赵兴国有意思了。像她这样又漂亮又有高社会地位的千金小姐,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女人!我老婆听我念叨过,说你工作上一直不顺。就是因为上头没人,没背景。我老婆当时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位小姐,父亲是副司令员,老舅是省政府秘书长,两个姨夫,一个在空军,是个军级高干,一个在国家发改委,是位握有实权的司长。还有一个表哥,是驻外使馆的武官,两个姨妈,都是国企的老总,这种背景,这种关系,这位千金小姐,可以说指哪打哪。她要是真看上兴国了,要是有这个小姐作靠山,赵兴国的前途可就不一样了。

我老婆一个劲替你说好话,那位小姐就说,哪天我见见这个人。

好好。行行。我老婆一连声地说,哪天我领他去拜见你。

听说那小子会写诗。那位千金说,我还正想会会他,看他有没有二下子?

有有。我老婆又打保票说,在大学时,人家就是有名的校园诗人了。

我回家听我老婆这么一说,觉得你的机会来了,这可不是一般的女人,一般的男人,她连眼皮都不翻,她是对你有好感了。这可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机会呀!今天找你来,就是想把这个事先告诉你。

可是,我……

导员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知道他想说什么:兴国,当年你巧计夺美女。可是震惊校园内外呀!机会不是人人都有,时时都有,就看你能不能及时抓到手。我知道你在仕途上碰到了坎,能不能越过这道坎,可是关系到你的前程和后半生。我记得你父亲给我讲过他的奋斗史。和乡下的女人分手后,进了县城,结识了县委书记的妹妹,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从此才改变了命运。要不你也不会被从乡下接到城里,成为县城首富的大公子了。

那位跟你跳过一回舞,对你印象非常好的美丽小姐,就是李副司令员的千金,名字叫李菲。导员告诉赵兴国说。

李菲?她叫李菲!她那一双眼睛,像一直冒着火星……赵兴国喃喃自言自语似地说,那次联欢会,我印象特别深刻

那是她见了她中意的人,才会冒火星。你知道有多少男人想叫她冒火星吗?她眼眶子高得很。又是那样的家庭背景,又美若天仙。能对你冒火星,你做梦也没梦见过吧?导员又接着说,我老婆听李菲说,最近办公厅人事要调整。李菲不是说,她想会会你吗?我的想法是,叫你嫂子带你上李菲家串个门,这可是个绝对的好机会呀!

跟着导员夫人走进豪华别墅小区,赵兴国的心不由自主地狂跳了几下,走进一栋别墅的栱形玻璃门,他的心又狂跳了几下,他努力叫自己平静,却还是不敢正视女主人那一双火辣辣的眼睛,只说了声,“你好”就垂下了眼皮,李菲却噗哧一声笑了:赵处长,你还是不拿正眼看我。那一回跟你跳舞,你也别着脸,眼睛不瞅我。跳完舞,想找你说几句话,怎么也没找着你人。你是不是故意躲着我?

不不不……赵兴国赶紧摇头否认,不不,不是……

人家这不是主动来拜访你来了吗?导员夫人赶紧笑着解围说,李菲,客人来了,你也不叫我们坐下呀?

请坐!请坐!李菲赶紧招呼两人坐下,一边问:两位,咖啡还是茶?

什么都行。导员夫人说,又把头转向赵兴国,兴国,你喝什么?

什么都行。赵兴国回答。

那就咖啡吧。李菲说,我去给你们现磨。

李菲说着站起身,导员夫人也站了起来说:我有点事,先走了。你们俩慢慢聊。

李菲把一杯现磨现冲的咖啡送到赵兴国面前,赵兴国赶紧站起身双手接过。

味道怎么样?李菲直视着赵兴国的眼睛问。

好!好!非常好!赵兴国却情不自禁地又把眼睛移开,他直觉得对面这个女人的眼睛里,燃烧着一团什么东西,似乎时时都会灼伤他。

我很可怕吗?李菲突然问。

不不……没有没有……赵兴国一张脸涨得通红。

好了,不说这些了,说点正事。李菲神情严肃起来,其实那一次联欢会你确实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而且我也早就知道你的大名,你跟我哥是一个大学的,你会写诗,号称校园诗人。我也看过你写的几首情诗。好象是当年写给你老婆的吧。但是,只凭几首小诗,你是竟争不过我哥的。后来我哥才调查清楚,你用了很卑劣的手段。那时他在部队,没法对你动手。后来我知道后,劝阻了他,我说那小子弄的东西,也不全是假的吧?你就别老想着报复了。两败俱伤,谁也不会有好结果。我父亲也狠狠说了他。我父亲也对史湘玉非常有好感。我都怀疑老头子爱上那个女人了呢。 那一年史湘玉跟你们大学艺术团到军区去慰问演出,史湘玉的独舞《梦》,叫我老爸看得如醉如痴,有一张史湘玉的剧照。一直压在我老爸办公桌的玻璃板底下呢。我叫我哥没找你算账,就凭这个事,你也得好好感谢我吧?

怎么样护理癫痫患者
癫痫的治疗价格是多少
女性癫痫病治疗

友情链接:

遮掩耳目网 | 离婚的电视剧 | 外交部新闻司 | 路虎车多少钱 | 博朗剃须刀网罩 | 老婆的歌词 | 俩字好听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