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骑行山地车推荐 >> 正文

【流年】紫藤花开(短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花城,秋夜。

高低不等的楼房窗口飘出的灯光装点着城市的夜。有的如半空中悬挂的星星,给夜晚增添着温情;有的融入璀璨的路灯中,汇聚起缤纷的光芒。夜风吹过,落叶的舞蹈持续着,旋转出优雅的风景。大抵城市的夜都是一样的吧,没有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是,城市中发生的故事。

漫无目的走在人行道上,路灯的光缓慢地移向身后,把影子拉得长长的。深秋的风迎面而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抱着双臂,无袖的连衣裙,连外套都没有拿,只是随手拿了手提包。

就在刚才,我狠狠地甩上门,跑出了那幢精致的别墅。一个女人在我身后急切地喊:冰冰,冰冰,你等等……我连头都没回。

电话已经响了很多次了,都是同一个号码,按下静音键,不挂断也不接听。是想让我主动回去吗?不可能。想起半小时前的一幕,委屈的泪水终于流下……

下午下班,刚进了家门,就看到客厅里爸爸与一个女人并排坐在沙发上,正谈笑着,气氛很融洽的样子。

冰冰回来了。看到我进门,爸爸微笑着问了一句。随后对那个女人说,这就是苏冰,我女儿,小名冰冰。

长得还真是漂亮,一看就是惹人疼爱的小公主。那个女人站起身,微笑着看着我,声音甜美。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同时也飞快地打量着她:浅紫色的职业套裙,衬着白晰的皮肤,妆容细致,身材匀称,端庄美丽。

你好。我迟疑了一下,简单地问候了一句,坐在了她对面。

冰冰,这就是你的郝丽阿姨,刚从美国回来。爸爸靠在沙发里,笑容可真是灿烂,脸上的表情都是神采飞扬的。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留下来帮我管理公司事务。她可是企业管理高端人才,别人重金请她还请不到呢,眼光高得很啊,哈哈哈。

苏国海,你还是老样子,欣赏一个人就狠命地夸奖,连缺点都是优点。她娇嗔地说。爸爸又是哈哈大笑,好久没有见过他这么开心了,比我的设计拿了大奖还高兴。

郝阿姨,经常听爸爸提起你。他说你是一国内知名品牌驻美国的中方代表,是商界的巾帼呢。我爸的公司可没那么大影响,你来做什么工作?总经理吗?

苏国海,你说呢?她没有回答我的话,转而很娇媚向爸爸笑着,话中满是柔情。

冰冰都说是总经理了,那就总经理吧。爸爸随声附和着,像是开玩笑,坚定的语气又像是真的。

他们的眼神、表情、话语,我从中读出了点什么。这两年来,爸爸也不时地提到过郝丽。公司有什么重大的决策,也会在电话和她商议;每次她回国,都要亲自去迎接;难道,爸爸已经忘记了妈妈,喜欢上这个女人了吗?我沉默不语了。

爸爸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冰冰啊,还有一件事爸爸要告诉你。郝丽这次回来一方面是协助爸爸管理公司,另一个是——他停顿了一下,坐直了身体,深情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她的脸竟然有些红了,嘴角含笑,微低了头。

过几天我们准备结婚。从今天起,她就住在我们家,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啊,你说什么呀爸爸,你这个决定也太草率了吧。我直接表示了反对。

什么草率,我们不像你们年轻人,有的是时间谈恋爱。我们生活上照顾,工作上扶持,再一起奋斗几年,公司就交给你管了。

爸爸,这不是公司的管理权问题,我更关心的是你的生活。你对她了解多少?而且,我是第一次见她,家里多一个入住,你征求我的意见了吗?一瞬间我有种被遗弃的感觉,好像我是多余了,爸爸不再像以前那样爱我了,我很不满。

冰冰,你坐下,听爸爸给你说。你知道,你妈妈已经离开我们快十年了。爸爸现在一天天变老,你也长大了,早晚要嫁人的,不能陪爸爸一辈子呀。郝丽我们很早就认识,她人品很好,一定会像亲妈妈一样疼爱你。爸爸耐心地解释着,想说服我。

我不能接受她。我固执地坚持着。

为什么?说说你的理由。

你喜欢她,所以认为她什么都好。但我不了解她,总得给我一定的时间去相处吧。再说了,谁知道她来公司什么目的?是不是看上你的钱了,现在社会上像她这样的女人多了,都想不劳而获,坐享……

住口,你懂什么,没一点修养。我的话还没说完,爸爸就厉声打断了我,沉着脸,严厉地瞪着我。

小声点,别吓着她。她再次拉拉爸爸的胳膊,用责备的眼神看着他,声音里却不乏款款柔情。

装什么贤良淑德,虚伪。我瞪她一眼,心里说。

都是我把你宠坏了,任性没礼貌。就是咱家客人,也不能这样说话。我告诉你冰冰,以她的资金实力,足可以再开一家同等大小的公司,别总拿社会上那些不良现象去判断人。今天你同不同意,爸爸都已经决定了,她就是你的新妈妈。爸爸的口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那是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你如果坚持和她结婚,我就搬出去住。我用这句话做威胁,以为爸爸准会妥协。

好,你搬出去吧,现在就走。爸爸暴怒着。

走就走。我夺门而出。

在街上走着,没有目的,没有方向。我要去哪里?哪里还有我的家?

夜色越来越深了,风也越来越凉了。委屈与孤独同时袭来,黑暗中没人看到我的泪水。但我知道,我现在就像一只流浪猫,要寻找一个安身的处所。

我给安小然打了个电话。

【2】

什么地方?南都商厦门前?好,你站那儿别动,我现在过去接你。安小然从声音中听出我情绪低落,显得很着急。十分钟后,安小然从出租车窗口喊我上车。

怎么啦,大小姐,谁欺负你啦。还穿那么少,被打劫了?安小然是我最好的朋友,电视台记者。她活泼开朗,不拘小节,敢作敢为。

去酒吧,我们去喝酒。

怎么啦,失恋啦,江陵那小子移情别恋啦。告诉我,姐去教训他一顿。

没有,就是想喝酒啦。

好啊,我正为一个专访的稿子发愁呢,喝点酒一定文思如泉涌,好似李白斗酒诗百篇。安小然嘻笑着,逗我开心,我却笑不出来。

晚上的酒吧热闹异常,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位置。酒入愁肠,人更易醉。告诉安小然我们家发生的事情,诉说着我的委屈和伤心。

安小然说,苏冰,你说的那个女人我认识,去年一个招商活动中采访过她。人长得挺漂亮,有气场,女强人型的,怎么,她要当你的的后妈?

我点点头。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重新倒上。

可以啊,这女人气质特好,会管理,懂经营,正好帮助你爸管理公司,被别人挖走了,你家损失可就大了。你反对什么?你爸喜欢就行了。安小然真是可气,明知我不喜欢那个女人,还夸奖她,显然是和我唱对台戏。

我可真是交友不慎,你什么人呐,还向着她说话。反正我不能接受这个女人,总觉得她娇媚的笑里有另外的东西。是什么,我也说不清,可能有什么目的。我从没有见过她,你叫我怎么接受?你还说她漂亮有气质,她能和我妈妈比吗?差得太远了。

想起妈妈,心里是看不见的忧伤。如果妈妈还在,哪有今天的事情发生?妈妈,你在哪里?

妈妈是服装设计师,十二岁之前,我穿的衣服,全部是她亲手为我所做。记忆中的妈妈长长的头发,明亮澄澈的眼神,温柔漂亮。她在院子周围的栅栏边里种了很多紫藤花,夏秋时节,串串紫色的花朵相连,一直延伸到地面,形成一个紫色的花墙,生机盎然,满院清香。爸爸说我和妈妈一样的美,眉宇间有一样淡淡的清愁。爸爸把全部的爱都倾注到了我的身上,给我最好的教育,最好的生活,从幼儿园到大学,我像公主一样无忧无虑地成长。最喜欢在院子里的紫藤花架下,闻着花香,捡拾花瓣,快乐玩耍。小时候我总认为妈妈出国学习了,会回来的。长大以后才知道,妈妈永远离开了我。只有满院的紫藤花年复一年吐穗开花,如妈妈一样陪伴着我成长。

回忆如潮水不可阻挡地涌来,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想念妈妈。爸爸身边那个华贵的女人,怎么能如妈妈一样爱护我、疼惜我?各种情感交织在一起,酒的辛辣掩饰着内心的伤与痛。又一杯一饮而尽,再倒酒时,头很晕,胃里也似大海起了波浪。

你不能再喝了,苏冰,你喝多了。

苏冰,苏冰……

安小然的声音越来越远,好像从天边飘过来的一样,直到听不见了。恍惚中好像妈妈来到了我身边,她把我抱在怀里,抚摸着我的头发,唱着轻柔的歌。我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地睡去。

再醒来时,明亮的阳光从窗户洒到地面。环顾四周,是一片白色,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白色的瓶子里,滴滴液体正沿着长长的输液管,缓缓注入我的手臂。

冰冰,你醒了。我看到床前爸爸憔悴的脸,听到他沙哑的声音。

爸爸,我怎么了?这是哪里?

别动,这是医院。感觉好些了吗?爸爸温和地问。

我静下来,感受着自己身体每一个细胞的变化。头痛,没有力气,我想起了晚上的酒吧。

昨天我喝多酒了。

冰冰,你不仅是喝多酒的问题,你……爸爸欲言又止,神情凝重。

冰冰,记住一定要快乐,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快乐。

爸爸的话让我很不解。我更没想到的是,随后的话,将给我以后的人生带来无尽的失落与痛楚。

冰冰,爸爸要告诉你一件事。你长大了,有些事情你要知道,要学会承担。

冰冰,这些年爸爸一直细心呵护你,是不想让你知道后不快乐。

冰冰,你的妈妈是因为心脏病离开的,这是她们家族的遗传病。你遗传了这种病。爸爸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健康地生活下去的。

……

在医院里住了三天,爸爸断断续续告诉我很多事情,关于我的病情,关于妈妈的离世,关于郝阿姨。他是想让我面对现在的生活,正视自己的病情。

我静静地听着,没有哭,泪水早已倒流进了心里。

【3】

又是一个清晨,我从梦中醒来。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张清秀的脸,焦急中带着倦容。

冰冰,你醒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

啊,江陵,你出差回来了?我惊讶地坐起来。

今天早上回来的,是安小然告诉我的。江陵把枕头放在我的背后。

听安小然说,你喝多酒了,然后就晕倒了。我当时吓得手机差点掉地上,买了当天的飞机票就来了。你都不知道一路上我多紧张,总觉得飞机飞得真慢。江陵握着我的手,凝视着我的眼睛。

安小然真是多事,不就是多喝了点酒,胃不舒服嘛,至于这么远把你叫来吗?我小声抱怨着,移开眼光向门口看,怕眼神中露出来的谎言被江陵看到。我没有说出真实的病情。

你确定只是喝多了酒,没有其他原因吗?他直视着我,加重了语气。

真的没有,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已经醒酒了,没事了。

我怕江陵的眼神,那么真诚又锐利,能一下子看到我心里所想的。第一次和他相对时,就没有逃开他的眼神。

呀,房间里好香啊。我逃开他的目光,装作惊讶地去看旁边柜子上的一束花。

哦,这是送你的,刚开放的百合花能安神。喜欢吗?江陵把它捧到我的面前。

把脸埋进花里,不让江陵看到我说谎的眼睛。百合花甜甜的香气沁入心脾,花瓣上,清晨的露珠润湿着我的脸颊,凉凉的,如丝绸般柔滑。

想把自己变成蜜蜂吗?喂,喂,小蜜蜂,醒醒。江陵喜欢我的调皮可爱。看我像个小孩子一样把头埋进花丛,他不再疑惑,但愿他一直相信我就是喝醉了酒。

饿了吗?想吃点什么?江陵柔柔地问。

嗯,我想吃水果沙拉。

好嘞,客官您稍等,马上来。他模仿电视剧中店小二的语气,一下子把我逗乐了。

窗外,早晨的阳光正悄悄地移向窗台,散发出温润的光泽。看着江陵飘逸的黑发,俊朗的面孔,专心削苹果的样子,思绪涌来,把我淹没在飘着花香的记忆里。

大三下学期,我跟随旅行团到云南旅游,也顺便寻找设计灵感。五月的云南小镇的确如诗如画,山水清朗,花木葳蕤,青石街道悠长宁静,青砖黛瓦的房屋古朴典雅。尤其让我喜悦的是,这里到处都是紫藤花,开在小镇的墙壁廊下。这紫藤花含苞待放,含蓄矜持,骄傲夺目,淡黄的花心,浅紫的花瓣,在碧绿叶子的映衬下,如美丽的女子嫣然含笑,抒写着玲珑的心事。喜欢极了这个地方,刚到小镇的第一天,我就放弃午休,一个人在小街上散步。街道恬淡安静,没有城市喧嚣的繁华,处处都是自然的气息。青石小街条条相通,曲折相连,不时看到有紫藤花垂落于小院的外墙,像是一幅写意的风景画,花香与湿润的空气融合,清新得心醉。我的指尖掠过青石墙壁,陶醉于其中,转弯时竟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那是一位高大英俊的男孩,白色的衬衣,澄澈的笑容,阳光而温暖。背着背包,像一个孤独的旅行者。他也看着我,青春美丽,优雅安静,因为羞涩红了脸宠。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的话,此时,我们四目相对时,都是欣赏的目光。

他小心地问:撞疼了吗?对不起。

我微笑着:没事,是我没看路,不好意思。

就这样,我与江陵在丽江小镇的转角处遇到。江陵是北方人,在一家国际性公司任澳州区域业务主管,此次他是利用假期一个人游云南的。他说,云南的婉约、宁静一直向往,在这里可以让心灵息憩。我邀请他加入我们的旅行团,他欣然同意。在云南小镇的两天里,我们一起感受着小镇的一砖一瓦,风土人情,青春的影子留在照片中;我们一起品尝着各种特色美食,对比着南北饮食文化的差异。知道我快要毕业工作了,江陵还特意教我一些商务英语对话,说对我以后的工作有帮助。因为他常驻国外,还讲了许多国外时装风格和色彩构图,开拓我的设计思路与风格。我们一见如故,无话不谈。两天后,我要随团去玉龙雪山,江陵说他留下来等我,继续品读丽江。

癫痫病不能用那些药物
国内哪家癫痫医院好呢
癫痫病的快速治疗方法是什么

友情链接:

遮掩耳目网 | 离婚的电视剧 | 外交部新闻司 | 路虎车多少钱 | 博朗剃须刀网罩 | 老婆的歌词 | 俩字好听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