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玖熙尺码对照表 >> 正文

【看点】一川香雨(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和文池结婚的时候,正是夏天。我记得,当时楼下紫红色的紫薇花开了一树,非常繁盛热烈。

没有去拍婚纱照,没有戴钻戒,自己化了个妆,穿上网购的婚纱,就算结婚了。文池觉得简单,有些歉意。我说,我喜欢简单的东西。形式是给别人看的,生活是自己过的。

我们在大学时就恋爱了。文池长得很英俊,有一头浓密的短发,总是穿着棉质白衬衣,黑裤子,非常干净的样子。不仅如此,他还很有才气,在杂志上发表了几十篇小小说。而我,长相平平,性情古怪,也没有突出才能,再平庸不过的女孩。我们是这样的不对等。不知情的人以为我先追他,事实是他先追我。后来,我问他为什么喜欢我。他说我眼神里透着干净,散发着另类的性感。

跟他在一起的那刻,我就决定要跟他结婚,要跟他生孩子,要跟他一生一世,无论天涯海角。

大学毕业后,文池考上了A城的公务员。我被父母逼着回老家,他们给我安排了一份在电视台做记者的工作。为了跟文池在一起,我背着父母来到A城。幸运的是,也考上了A城的教师岗位。

随后,我们在A城安稳下来。

我喜欢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偶尔买些百合、桔梗、玫瑰、绣球等鲜花,把它们插在玻璃花瓶里,摆在餐桌上或茶几上,让家里有色有香,充满生气。

文池喜欢下厨,会做好吃的饭菜。他看书的时候,喜欢我把头躺在他大腿上,他可以一边看书一边抚摸我的头发。每天晚上他用他那只粗糙的,有质感,有力量的手拉着我的手入睡,他说怕我会离开。

我们常常在厨房亲昵,透过落地窗,可以看见楼下一大片紫色的马鞭草。

生活如我们所愿。但平静的水面,扔一颗小石子下去,也会发出一声哀叹,犹带波澜。

一次,他在外面应酬,直到凌晨一点还未回家,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我在客厅等他,心急如焚,生怕他有意外。

第二天早晨,他回家了。他醉了,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酒味。我欣喜地跑过去抱住他,对他说,回来就好。

他也紧紧将我抱住,紧得我喘不过气来。他抚摸着我的头发,不停地说,闲秋,我喜欢你。随后几颗泪珠滴在我的头发上。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我赶忙去给他倒水。

他倒在沙发上,口齿不清,语无伦次地说着昨晚的事情。我听到的大概是这样:昨晚他送他们局长回家,局长把他留了下来,结果是他们一起过夜了,理由是双方都喝多了酒。

我呆住了。手中的杯子滑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玻璃碎了一地。

他们局长,以前文池常跟我提起过。一个40岁出头的女人,长得还不赖,是落马了的前任市委书记的情人。由于攀上了权贵,她才发迹的。他们还生了个私生子。

文池和她?我愤怒地一巴掌打在他脸上,五个手指印深深地印在他脸上。他只是沉默。

我往外狂奔,听不清文池在背后说什么。我一直跑,跑到公园,在公园跑了一圈又一圈,直到跑不动,倒在草地放声痛哭,毫无顾忌。我想象着文池和那个女人赤条着身体缠绕在一起,我心里无法接受。文池,我认识这么多年的文池,他的模样让我觉得有些模糊,让我觉得有些陌生。而那个女人,让我心生痛恨。

下午,我背着文池,冲进了那个女人的办公室,操起桌上的笔筒向她身上砸去,并骂了句“贱人”。我当时一定像个泼妇,一个性情古怪的女人,一个别人不认识的闲秋。

她异常冷静,不动声色。面带笑容热情地招呼我坐下来,并亲自给我倒茶。

我觉得我与她如此不对等,我暴躁,她冷静。这个女人真让我佩服。

我发现这个女人长得确实有些风韵,尽管脸上有些褐斑。一头柔顺的波浪长发在脑后扎成了马尾,深红色的嘴唇看起来很饱满,身穿一件黑色西装连衣裙,显得干练而不失妩媚,妩媚而不失干练。

她一眼就认出了我,虽然我们素未谋面。她依然面带笑容地对我说,文池经常提起你,说你温柔、贤惠,很会打理生活,除此之外,还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

她对我一番夸奖。我的怒气并未平息,也并不想就此罢休。

她紧接着说下去。闲秋,我知道你今天来干什么。我们每个人自生下来,都要经历痛苦,人人都是一部苦难史。谁可以安然无恙地走到生命的尽头?闲秋,你得学会放下。你是一位老师,我推荐一本书给你看,《楞严经》。读完此书,你会顿悟,所有的烦恼都是心生的,不是别人给予你的。

之后,她还说了一堆安慰我的话。似乎她是局外人,正在开导我。

然后她又略带伤感地谈及自身。我今天能到这个位置,当年也是牺牲了很多。这些都是我用身体、用青春换来的。我们女人如此,何况男人?在仕途上,谁不要做出点贡献?

她越说越激动,差点哭出来。

这时,正好有人进来,拿着文件跟她汇报工作。我自讨没趣,只好离开了。那个女人还不忘热情地跟我道别。

眼泪流尽了,依然无法消化心中的怒气。我无法入睡,无法进食。偶尔也会到酒吧放纵自己。

自此,我和文池分床睡。没有正眼看过他,也没有和他有任何交谈。家里的空气像一团胶水被凝结了。

文池总是很自责,很懊恼,并请求我原谅。他说,闲秋,看见你悲伤的样子,我也很悲伤,我比你更加悲伤。

几天后,文池收拾好行李,面带忧色跟我道别。闲秋,我要去村里扶贫两年,这是组织上的安排。我没有办法。

得知这个消息,有些突然,但我没有在意。走的时候,他拥抱了我,几颗泪珠又滴在我头发上,我的身体没有回应。闲秋,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

后来,才知道,文池扶贫的那个村十分偏僻遥远。从市区坐汽车到县城要三个半小时,然后从县城转车到乡镇要一个半小时,再从乡镇到村里要步行走山路两个半小时。这哪是什么组织的决定,分明是那个女人在报复我,要把我们活活拆散。那个女人,只能让我更加痛恨。

文池去扶贫后,极少回家。但每天会打来电话,向我问好,我觉得很无趣。

暑假到了,我决定去行走。从一座城市行走到另一座城市,又从另一座城市行走到另一座城市。我置身于人流、车流中,却感觉疼痛愈加刻骨清晰。我发现每一座城市都弥漫着伤感,每一处景色都是怨月愁风。我行走过的路,都是滴过血的路。

夏天快结束了,我又回到了A城。楼下的一树紫薇花,终将留不住,散作了一川香雨。

秋季,学校安排我担任小学一年级一个班的班主任。我无心教学,每天很颓丧。

也许上天安排我与那个女人有纠缠不清的瓜葛。一天,我发现那个女人出现在我的班级,把我班的学生汪波波接走了。无疑,汪波波就是她的私生子。

我心中暗暗得意。现在我是一班之主,也是有那么一点权力的人。于是我给汪波波设计了各种小鞋,以此转移我的悲伤。

其实,波波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女人,我会很喜欢他。他长得很漂亮,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非常活泼开朗,笑起来很阳光。每次遇见我,都会笑眯眯地对我说,老师,我喜欢你。

但小鞋还得试试。

第一双小鞋。汪波波上课迟到,我罚他在走廊上站20分钟。他没有沮丧,却欢快地背诵起古诗,足足20分钟。

第二双小鞋。汪波波上课跟同学聊天,被我逮个正着,我狠狠地批评了他。吓得孩子们脸色都暗沉了,唯独他面不改色,还双手在胸前划了个叉,对我说,老师,生气是错误的。我差点被他的可爱笑了出来。

这两双小鞋都没有达到我预期的效果。我又设计了一双小鞋,这回要那个女人难堪。我给孩子们布置了一道作业,要孩子的爸爸在作业上签字。

我知道那个女人,自从做了情人,生了孩子后,一直未婚。

第二天,我在办公室迫不及待把汪波波的作业找出来,想看看那个女人的难堪。可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上面竟赫然签着“许文池”三个字,这正是文池的笔迹!

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我不知道身体哪处开始疼痛,接着胃部疼痛明显,右腹疼痛清晰,以至全身无力。我不知道心里的疼痛可以如此通过肉体的剧烈疼痛来传达。我从包里拿出胃药,吃了下去。

文池,他终究成了我不认识的样子。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还做了孩子的爸爸。而我从未知晓。

下班后,我无力地拨打了文池的电话,直奔主题。文池,你怎么成了汪波波的爸爸?

文池很平静。闲秋,你听我说。昨天我们局长被纪委带走了,听说是伪造会议纪要,使国家资金流失3个多亿。我昨天紧急赶回来,是照顾波波,并处理单位上一些事情……

那个女人结局如何,我没有打听,也没有任何人告诉我。后来,我读了那个女人推荐的《楞严经》。这本书把我引入了另一个世界,让我看到了一点亮光,我的内心慢慢平静下来。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患上癫痫病怎么办呢
肌阵挛癫痫治疗方法
治疗癫痫用什么新方法比较好

友情链接:

遮掩耳目网 | 离婚的电视剧 | 外交部新闻司 | 路虎车多少钱 | 博朗剃须刀网罩 | 老婆的歌词 | 俩字好听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