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韩信忍辱 >> 正文

【军警杯★小说】冬的邂逅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终于放假了,真是不容易。我心里这样想着,双手不停从小柜中拿出穿过的衣服胡乱地塞在了早已满满的旅行包里。数九严寒,三九都到了,天气也变得越来越冷,我懒得洗衣服,穿脏一件就塞到柜子里,虽然屡被死党嘲笑懒得出奇,但总比某些童鞋打包往家里快递的名声好些吧。唉,只是这次回家又要被老妈数落一顿了。

“喂!阿骏,你这次不要回去了吧。我妹妹今天要来,一定给我带换的衣服来,哥们有难同当,有福共享,我的衣服你随便穿就是了!”

晓健正躺在上铺倚着被子翘着二郎腿悠哉游哉的听着音乐。这家伙真他娘的有福气,每次都不用洗衣服,要换衣服了,一个电话直达家中,他那个宝贝妹妹总会及时地送过来并且还捎带把脏的拿回去。难道这就是家住本地的好处?

“去你的吧,什么有福共享,有难同当,你他妈的上次给我条裤子穿,屁股上的两个大补丁惊世骇俗,你以为这是什么年代?二十一世纪了我的老兄!你还叫我穿着补丁裤子去见人,亏你想得出来!”

我狠狠地骂了他一通,心里却在想听人说晓健这家伙的妹妹倒是很漂亮,可惜她每次来我都没见着,这次要是能不走见见她就好了,顺便试试能不能肥水不流外人田。

“瞧,瞧,瞧,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给你条裤子穿还嫌这嫌那的。告诉你,那条裤子我是舍不得穿才给你的,有补丁怎么了?那不叫复古,那叫坚持艰苦朴素的作风!难道谁还说你影响市容,干扰和谐社会了不成?真是的,再说你这次回去,你那个唠叨妈说不定又要给你张罗着看媳妇,到时候啊,哼!恐怕你想回来,都很困难喽!真不知好歹,亏你还是才子呢,叫我看呆子倒差不多!”

晓健机关枪似的一通抢白,弄得我是哭笑不得,不过媳妇的事我倒是很担心,上次妈唠唠叨叨说要给我找个对象,并且看中了西邻开百货铺王大妈家的那个小华,吓得我家都不敢待直接溜回了学校。要知妈那种人你跟她说大道理是行不通的,除非你跟她想的一样。

想到这里,我真的有些犹豫了,我怕再招来一些麻烦。不过眼前这一大包衣服又得自己去洗,况且最近手头又发窘了,真是进退两难。

“喂,阿骏,你这家伙怎么变得如此婆婆妈妈的了?要走就走,想留便留,犹豫什么呢!”晓健说着从床上跳了下来,一把拽过我的旅行包,随手扔到了柜顶又说:“好了好了,大不了我这次给你条没补丁的裤子穿就是了,不走了行不?要知道我一个人在这里真的是无聊透顶,留下来跟哥们一起做个伴吧。”

看着晓健近乎哀求的模样,我心里泛起了一丝酸楚。说实在的,晓健真的很够哥们,平时都是他照顾我多我关心他少,像上次我踢球受了伤,是他背我到医务室,又背我回宿舍,替我打饭,并在我面前讲笑话做滑稽动作来逗我开心,我们之间的那份兄弟感情毋庸多言。晓健这人一向做事都嘻嘻哈哈,很带点玩世不恭的样子,很少正经说话。今天看着他求我的神情,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负疚感,我觉得我实在不该留下来,不该再麻烦晓健了。

正是这种想法促使我下了要走的决心,我默不作声地一把推开他,努力压抑着自己的酸楚心情,走到小柜边拿下旅行包,一把拉开门走了出去。“砰”的一下关门声封锁了晓健在里面的大叫大嚷。

下了宿舍楼来到校园操场,偌大的校园早失去了往日生机勃勃的热闹,冷冷清清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同学们都回家去了。我缩了缩脖子,翻起衣领来,回头望了望三楼的宿舍,窗子紧闭着,我的视线又落在了下边的一棵法国梧桐上,光秃秃的树枝上还挂着几片不愿凋落的黄叶在冷风中瑟瑟发抖,我叹了口气,将旅行包搭在肩上,转过身大步走出了校园。

车站很是拥挤,宽阔的候车室由于过多的人们而显得热闹非凡。人们或坐或站,三五成群,不时地爆发出阵阵欢声笑语。要乘的车还没来,我只好站在那里等。也许是人们热闹的情绪感染了我,我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也活跃了起来。一位老者主动与我拉呱,问着我要去的地方,慈祥的面目关怀的话语让我冰冷的心倍觉温暖。冬景萧瑟心情必定凄凉,我以前曾这样认为,但现在看来这种观点得改改了。是啊,冬天还是孕育希望的季节,数月的蛰伏为的不正是春朝一日的雄姿勃发么?这世界美好的东西还有很多,阳光总在风雨后,忘掉忧愁,直面未来,应该开心每一天的。

大巴像一只笨重的企鹅一般挪了过来,坐着的人们站了起来,朝着停车的地方挤了过去。我也往前挤了几步,准备上车。车门开了,售票员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家不要急,先让下车的人下去吧!”不下车上车哪有地方,人群安静了许多,我站住了脚,欣赏地看着乘客有秩序地鱼贯下车。

正悠然间,我忽觉眼前一亮,那感觉,就像荒芜的草原上突然长出了一棵绿意盎然的树——我看到从车上下来了一位美丽的女孩,左手拎着一个敞口旅行袋,右手提着一个小箱子,很吃力的样子。刹时我的目光完全被她吸引,下车的乘客已没有了,人们蜂拥着往车门挤去,我身不由己地被带着走了几步,但我的目光始终未曾偏离。我以前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孩,我只觉得一种异样的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我心中蔓延开来,很惬意的感觉。

就像看电影一般,周围嘈杂的人声于我恍若未闻。女孩作为主角在我的视线中亦步亦趋,而我,只是一动不动地坐着欣赏……呃,不,是站着欣赏才是。

仿佛导演安排的情节一样,突然,我看到一样东西在那女孩奋力挤出人群时从她那敞口的旅行袋中掉了出来,一股自发的冲动促使我奋力挤出人群跑了过去,我看清了,那是一本书——《读者》,我以前常向晓健要过的,很喜欢看的一类书。我急忙捡起书,朝那女孩的背影喊了一声:“喂,书掉了!”

那女孩倏地回过头来,一脸惊愕的样子。我把书递了过去,说:“你的书掉了。”女孩回过神来,嫣然一笑,说道:“谢谢你。”声音非常美,极富韵律感。我感到腿有些软,声音好象也有些颤抖了,“不——不用谢。”那女孩接过书,又笑了一下,转身走了。

大巴早已开走,我却呆呆地还伸着手站在那儿。我在想跟那女孩仿佛有缘的样子,大脑有点醍醐灌顶的感觉。视野中已静寂,空荡,我的心情却难以束缚了。不知多久,不知为何,我突然想到我可能找到留下的理由了,该跟晓健说说的。我猛的一转身,冲出候车室往学校奔去,我很兴奋,跑到学校大门的时候差点和一辆开出的taxi撞上,我不顾得司机的埋怨,抛下一句“对不起”就冲进了校园。

如一阵风掠过操场,我一脚踹开了宿舍楼的大门,如兔子般在楼梯上蹦跃的时候,我还在想怎样同晓健开口,啥都没想着我已跑到了宿舍门口。我“砰”的一声撞开门,嘴里大叫一声:“嗨!你知道我撞见——”蓦地我住了嘴,睁大了眼睛似乎不相信眼前的情景。

那个女孩,丢书的女孩,正在和晓健兴高采烈地说着话。我的撞门声吓了他们一跳,一会才回过神来,晓健笑道:“你个臭小子,还挺够哥们的,知道回来陪我!来来来,给你介绍介绍,”他拉着那女孩的手走到我面前,“这就是我妹妹晓丽,怎么样?蛮漂亮的吧!”我如梦初醒,天啊,这就是晓健的妹妹,怪不得……

晓健接着对妹妹说:“这是我同学欧阳龙骏,你叫他欧阳好了。”那女孩“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哥,我们刚刚在车站见过面的,他还帮我拾起我给你带的书呢,我当时真不知道他是你的同学,哦,再次谢谢你,欧……阳。”

她又对我说话了,我心里异常忐忑不知说什么好,嗫嚅着支吾了两句。晓健也笑了起来,“原来你们已经认识了,算我多嘴,喂,阿骏,”他笑着从那个旅行袋里抽出了一条裤子,“如果你不走的话,这条裤子就送给你了,怎么样,没补丁吧。”

这时候他还开玩笑,我倒是更没话说了,原先想好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不过我的眼光还在盯着他那个妹妹。他的妹妹现在看起来和先前的斯文大不一样,很大方的样子,她又笑着对晓健说:“哥呀,你这人真是的,就算你怕妈给你找对象,可也不能不回家啊,害我总跑。二十好几的人了,也该找个女朋友了吧,瞧我,这块手表还是男朋友送的呢。”

我心里一震,好象失去了什么,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刹那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从脚跟到发梢一股似潮的感觉翻涌了上来,冷。我木然呆立,全身似虚脱了一般。飘逸的发,美丽的面孔,所有可爱女孩该有的都有了,而我,自顾自地陶醉却不知迷恋美丽的人早已有了。

“哥,妈说这次你们放假你一定得回去,她给你找了个……”看着晓丽嘟哝着的嘴唇,不知怎么了我似乎有些意兴索然,心中那些很美的感觉早飞到了九霄云外。

晓健对着我摊了摊双手,苦笑着说:“彼此彼此。”

我无言,心里一阵酸楚的痛。默默地转过身对着窗子,视线漫无目的地飘出窗外落在了那棵法国梧桐的最后一片黄叶上。一阵风吹来,黄叶在风中急剧地晃了起来,似不甘心被风吹落。风大了,黄叶再一阵剧烈地抖动,终于被吹离了树枝,旋舞着飘落。我的视线紧盯着那片叶子,感到我的心也正随着那叶子消沉了下去。

这他奶奶的鬼天儿,真的越来越冷了。

癫痫病要怎么治疗才能好呢
孕妇癫痫病怎么治疗
孕妇吃羊肉会得癫痫吗

友情链接:

遮掩耳目网 | 离婚的电视剧 | 外交部新闻司 | 路虎车多少钱 | 博朗剃须刀网罩 | 老婆的歌词 | 俩字好听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