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广场舞夕阳醉了 >> 正文

【军警杯★小说】表哥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几天心情异常烦燥,只有五十块钱了,可我和老公的两人所在的工厂里却都没有一点儿发工资消息,眼看液化汽就要完了,米也快要完了,婆婆的生日却指日可数,她规定弟兄五个每家轮流操办她的生日,今年轮到我家了……压力大得头顶上像压了一个石磨,唉,越没钱需花钱的事越多,这钱不是万能的,可是没钱真是万万不能的。

还是硬着头皮向同事借着试试看吧,说不定真的可以借到呢,我就可以卸下心头这个大大的压力,我想到了家境宽裕的李阿姨,平常我们俩家关系处得还不错,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李阿姨,我有点事想麻烦您一下,我,我想向你借五百块钱,等工资发了就还给你,行吗?”我终于鼓足了十二分的勇气开了口。

“唉呀,你怎么不早说呀,我昨天刚把钱存到银行里存了定期三年的了,现在手头只有五百块钱生活费,这真不好意思。”李阿姨一边踩着缝纫机一边对我说。

算了吧,总不能让别人在存了三年的定期存折上取钱借给我吧,说不定只是一个借口,担心我借了长时间不还呢,我失望地往家走。

“小玲,我正在学跳舞呢,你看我跳得好不好?”二楼的小娟门开着正在家开着录音机练习跳舞呢。

要是在平时,我一定激情如火地和她跳上一阵子,因为我最爱跳舞了,可今天,吃饭都成了问题,哪有心情去跳舞呀。

“小娟,我能……”我准备开口试着向小娟借点钱解决一下燃眉之急,但话到嘴边我还是咽下去了,因为我和小娟是同龄,虽然女儿现在四岁上幼儿园了,她还没结婚,可老公是一个和她一个厂的小工人,只有微薄的薪水,她正在恋爱的对象是县长的儿子,我心中充满深深的嫉妒,此时强烈的自尊心告诉我不要向她借钱。

“我能教你跳舞吗”我强装笑脸地拉着小娟的手,在她小小的房间里教她跳着水兵舞。

一段舞蹈并没有改变我的心境,我心情沮丧地回到四楼那两间从厂里租来的小屋里。

第二天中午刚从服装厂下班回家,老公已将女儿欢欢接回来了。让我惊奇的是桌上还准备了许多好菜,有红烧鱼,红烧肉,红烧鸡,还有两个炒菜,再到房里一看,老公正和一个不速之客谈得热火朝天。

“小玲,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四嫂娘家的弟弟,从来没来过我们家,稀客呢。”老公一脸的热情。

“是弟妹吧,早听姐姐说过她有个漂亮的弟妹,又能干,没想到弟妹长得如此水灵,是我表弟的福气呀!”表哥满脸堆着笑。

“我也久闻你大名了,你过奖了,我其实长相一般,一定没有表嫂那么漂亮那么能干,你空手来我家玩玩就行了,还花钱买那么多东西干什么呢?”我听了表哥的夸奖心里像喝了蜜一样,再看着桌上一大方便袋东西回答说。

我看着表哥表情极不自然,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难道我说错什么了?我心想。

站在身旁的老公用手偷偷地拽了一下我的衣角,示意我到隔壁厨房有话对我说。

“你不知情况怎么能乱说呢,他三年前犯过抢劫罪,判了三年有期徒刑,两个月前刑满释放,快四十岁了,现在还没结婚呢,哪来表嫂呢?况且桌上那些东西也不是他买的,是我接欢欢时在街上买的。”老公小声对我说。

“啊?怪不得我看他怎么长得贼眉鼠眼的,还有那鹰勾鼻子,尖嘴猴腮的,一看就像个坏人。”

我知道我说的话全伤到表哥的痛处了,为自己说话太草率而自责,可一想到他竟然是个抢劫犯,我还是吓个半死,他在我心中的形象也突然变得丑陋不堪。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呢?竟然把个抢劫犯带到家里来了,你在路上看到装作不认识不就得了,总爱和不相干的人套近乎,说不定还会带来很多麻烦呢?”我害怕隔壁的表哥听见了,压低嗓音对老公发着劳骚。

“是他主动和我打招呼的,至少还是我四嫂的弟弟吧,我们还是有些亲的,说到我家来玩玩,我总不能不让他来吧?人家还没到我家吃过饭,所以我从饭店里端了几个菜。”老公小声地答道。

“你发工资了?用得着那么铺张浪费吗,像这样你那点工资能吃几餐呀?又不是什么贵宾,我哥哥来你都没那么客气。”我没好气地说。

“还没发工资呢,今天在街上碰到了一位同学,向他借了五百元,端了几个菜正好一百元,给欢欢买了点零食五十元,还有三百五十元加上之前的五十元还有四百元,准备给妈操办生日,好老婆,你不要生气了,给我点面子啊!”老公对着我的耳朵说。

反正人也来了,菜也端来了,冷着脸还不如露出笑脸吧。

“表哥,菜都要凉了,快来吃饭吧,这没什么菜,不成敬意了。”我笑容满面地走到房间里喊着表哥。

“这么多菜呀,你们太客气了。”表哥说。

“来,表哥是稀客,我听四嫂说你最爱喝酒,今天我陪你好好喝几杯。”老公端着酒杯和表哥连碰了五杯,酒瓶就成底朝天了。不胜酒力的老公喝得满脸通红,而表哥却面不改色。

“欢欢再见!有时间和爸爸妈妈到我家去玩啊!”

吃过午饭后,表哥说他要到朋友家去有事了,边下楼梯边和我们打着招呼。我心里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总算把这个抢劫犯打发走了,永远不想再见到他了,我们永远也不会到他家去玩的。

表哥走后,老公这才把他的详细情况和介绍说了一遍,他四嫂的这位弟弟以前在一家压铸厂干过一段时间,后业嫌活太累,就和街上一些闲散人员混在一起,不是偷就是抢,成了位游手好闲的人,在一次抢劫中被抓了,判了三年刑回来后,无所事事,在她姐姐家住了一个月后,觉得不好意思,所以现在四处蹭饭吃。

第二天中午,老公在厂里吃饭没回来,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我在家带着欢欢吃午饭,表哥又来了。

天哪,我真是碰上霉运了!老公又不在家,万一他要是有什么坏心眼,我可怎么办呀,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表弟呢?你一个人在家呀?我朋友不在家,准备到你们家来吃中午饭呢。”表哥说着就坐在了饭桌旁。

“真不好意思,我们中午没什么菜,就这一碗豆腐和一碗青菜,又没人陪你喝酒,你就凑合着吃点饭吧。”我盛了一碗饭,拿了双筷子,放在他的面前。

“没人陪,我一个人喝也一样,在表弟家里不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吗?”表哥毫不客气地说。

我心不甘情不愿地找出了一瓶酒,递给了表哥,我想我还是不能怠慢了,免得惹出一些麻烦来可不好,这种人惹不起呀。

“这青菜、豆腐味道真不错,弟妹这炒菜的水平比饭店还要好呢,酒味道也好极了!”表哥一个人自斟自饮,不到半个小时,一瓶酒就进肚子里了。

真够随便的,比我自己哥哥在我家吃饭还随便,我心里嘀咕着。

吃过饭后,表哥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元钱给欢欢,说昨天忘了给她买零食,今天补上,我害怕他的钱来路不明不敢要,但在他的再三坚持下,我还是收了。

表哥摇摇晃晃地下楼走了,我想,管他这钱是哪来的呢,就当是昨天在我家吃饭他买一半单了,总能缓和一点我的经济危机吧。

第三天,我们一家三口刚吃过午饭,表哥又来了。我想:这人怎么阴魂不散呢,看来是盯上我们家了,这何时是个尽头呀?

“弟妹,我还没吃饭呢?有什么吃的吗?”表哥问。

“你看,我们都吃过了,要不我下碗面给你吃?”我装作客气地说。

“好,我最爱吃面,放点腌菜就行。”我下了一碗腌菜面,因技术不过关,面条全搅成一团一团的,尝了尝,味道又太咸,难吃极了,我想让他吃这么难吃的面他下次一定不会再来我家蹭饭吃了。

没想到这么难吃的面表哥竟呼呼啦啦不一会儿全吸到肚子里去了。

吃过饭,他和老公去房间里说话去了,我在厨房收拾碗筷,我隐隐约约听到表哥对老公说:“表弟呀,你能借我点钱用用吗?我真的走投无路了,等我挣了钱一定会还你的。”

“我身上只有四百块钱,工资还没发,你先拿去用,我自己再想办法吧。”老公说。

表哥拿着钱和我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唉,这工资还未发,借着给妈过生日的钱又没了,我看你把钱借给他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说是给五十块钱欢欢买零食,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丢掉芝麻捡西瓜!”

表哥走后,我将窝了一肚子的火全都发向了老公。

两天后老公的厂里发了工资,十几天以来我的思想包袱终于解除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这位表哥了,那四百块钱的事在我的记忆中也渐渐淡忘了。

第二年,我们的生活更加糟糕了,老公上班的压铸厂和我所上班的服装厂先后倒闭了,我们的生活举步维艰。

我和老公最终商定,他出去到工地去打工,我先在家带孩子上幼儿园,等他找到了活干,我便随他一起去工地做小工,让欢欢在工地附近幼儿园上学。

屋漏又遭连阴雨,雪上又加霜,老公去工地打工的时间内,我仅有的两百元钱被小偷偷走了,我变得身无分文,欢欢却在这个时候生病了,而老公工地那儿也因资金匮乏没有钱发工资,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孤单和无助。

在街上逛了一圈没有见到一个同学和朋友,我推着自行车上的欢欢漫无目的地走在通往回家的那条河堤上,任泪水汹涌地流过脸颊,看着周围一幢幢漂亮的楼房,而我的家不知在何方,现在温饱都成了问题,早知如此还不如不进工厂在家务农,至少可以解决温饱问题,眼看着欢欢发着高烧却没钱去医院给她看病,我心如刀绞。

正在我心灰意冷地走着时候,我做梦似的发现了前面的路上有一叠一百元的钞票,我以为自己是看花眼了,但我走近一看,真真切切是一叠一百元的钞票,

我又惊喜又慌乱,惊喜的是老天竟然有眼,竟在这个时候来救我的女儿,慌乱的是,我害怕会让别人看见,我用脚踩着那叠钱,然后四处张望,发现身后空无一人,而在不远的前方,正有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一直向前走着,难道这钱是这孩子丢失的?我想喊住那孩子问问这钱是不是他的,可是我看到自行车上还在发着高烧昏昏入睡的欢欢,话到嘴边我还是没喊出来。我一只手扶着自行车,弯下腰用另一只手捡起了那一叠钱,数了数,正好两千块,然后揣着那两千块钱骑着自行车直奔向医院,我感觉自己像个小偷,后面总有一个人在追着我,可到了医院,我发现这只是我的一个幻觉,并没有人跟着我,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欢欢得的是肺炎,打了一个星期的点滴终于恢得健康了,我在心里也默默感谢那位丢失钱的人,因为他的雪中送炭,救了我女儿的命。

时来运转,第二年,老公在工地上做了包工头,一年竟赚了三十多万,过年回来后我们在县城找了一个好的地段买了一套新房,我们的生活条件也随着老公挣得钱越来越多而越来越好了,但这三年间,他所上班的工地旁没有幼儿园,所以我们总饱受着分居两地的相思之苦。

一年后,老公说不想在外再过漂泊的生活了,我们就用所有的积蓄开了个烟酒专卖店,过上了我们梦寐以求的安居乐业的日子。

有一天,我和老公正在店里忙生意,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弟妹吧,我是四年前在你家吃过饭的表哥,还记得吗?”

“哦,是表哥呀,我想起来了,你现在还好吗?你表弟在这里,你和他聊聊吧。”我想起那位抢劫犯表哥仍心有余悸,我把电话递给了身旁的老公。

“表弟呀,我听姐姐说你现在开了一个烟酒专卖店,生意还好吧,我现在永康和朋友开了一家压铸厂,欢欢一定上小学了吧,趁暑假带欢欢来我这儿玩玩吧,我这几天清闲一些,可以专程陪你们玩。”电话那头的表哥热情地说。

“是的,生意还好,你什么时候都成大老板了,我还不知道呢,我一定要登门拜访,具体时间我和小玲商量的一下。”老公也吃惊不小。

“他竟然开了一家压铸厂?”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去他那儿玩呀,我在家看店,你带欢欢去玩吧。”一想到那次对他的怠慢,我心中还是有些惭愧。

“一块儿去嘛,整天呆在店里,难得三人一起出去玩,让我妈来给我们看几天店,再说你又没做什么过份的事。”老公在一旁劝说。

我终于同意了,第二天早晨,我们一家三口搭上了去永康的大巴。

下午五点钟,我们终于到达了汽车站,在汽车站等候多时表哥从一辆奔驰C200的车里走出来,接着车内又走出一位四十多岁衣着时尚的女士,让我大跌眼镜的是眼前的表哥让我耳目一新:长得有点发福的他脸色红晕,一件粉红色的雅戈尔衬衫,灰色笔挺的西裤,一双擦得发亮的皮鞋,我竟有些认不出来了。

“表弟弟妹坐了这么长时间车累了吧,向你们介绍一下,这是你表嫂,赶快上车吧,饭已经定好了。”表哥拉开车门。

“表叔,表婶好!”欢欢怯生生地喊着表哥和表嫂。

表哥把我们带到了永康宾馆,菜早已摆好了。

“这是浙江的特色菜,你们尝一尝吧,这是西湖醋鱼,这是龙井虾仁,这是蜜汁火方,这是清汤越鸡,这是冰糖甲鱼,这是锅烧鳗,这是炒虾蟹,这是五彩鳝丝……”表哥一一介绍说桌上的菜,表嫂热情地为我们夹着菜。

武汉治疗儿童癫痫
神经运动性癫痫病病因
患上后天癫痫的因素有哪些

友情链接:

遮掩耳目网 | 离婚的电视剧 | 外交部新闻司 | 路虎车多少钱 | 博朗剃须刀网罩 | 老婆的歌词 | 俩字好听的名字